靖江途雕刻都会的璀璨岁月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水泥雕刻
Tag:  水泥雕刻如果说建筑是城市的字符,那么,街道应该是一张见证城市变迁的名片,这个城市里大大小小的街,或笔直或蜿蜒的路,不仅仅是连接两个地方的通道,更是人们公共生活的舞台,人们
靖江途雕刻都会的璀璨岁月

靖江途雕刻都会的璀璨岁月

  如果说建筑是城市的字符,那么,街道应该是一张见证城市变迁的名片,这个城市里大大小小的街,或笔直或蜿蜒的路,不仅仅是连接两个地方的通道,更是人们公共生活的舞台,人们通过不同的道路不断认知和感受这个城市。一段历史、一栋建筑,一个人物,每一条路都有自己独特的韵味,多彩的故事。

  如果要给临海城定义一条中轴线,我想,绝大多数人都会把手中的票投给靖江路。

  这条南起江滨路,北到鹏雕广场,全长约1500米的道路,镌刻了带有明显临海地域特征的印记,它如同一座天秤,南北两端一头托起古城的文脉和底蕴,一头载着都市的财富和时尚,人潮滚滚从这一头涌向另一头。

  靖江路,承载着临海城市的历史变迁,记录着时代风云的变换,作为临海交通的枢纽主干道之一,还蕴含了城市的文化脉络,就是这样一条路,它和每个临海人都有或多或少的故事。

  那一年之前,还没有“靖江路”,104国道就是它口口相传的名字,道路两侧是农田和零星的厂房,不时有重型货车经过,马达轰隆,带起一路的尘土。

  小方,80后本地土著,从小在劳动路(现府前街)长大,1995年,父母单位的集资房建在崇和路和104国道的交界处不远,用他的话说,感觉远到自己不像个临海人。“同学们听说我住到国道边上去了,都调侃我是个‘大田人’,在他们印象里,过了104国道就等于是大田了。”在小方的回忆里,总有着白日的车辙印和夜晚的蛙鸣声相伴。那时候,上课是要爸爸骑半小时的自行车送他去的,而妈妈也总是在抱怨买菜不方便,要走很远的路。

  1995年12月19日,临海市政府东迁,1996年,为减轻104国道交通压力,市委、市政府作出决定,改造国道线,建成靖江路,靖江路与崇和路交界处为立交。

  小方是看着靖江路建好的,也是看着“大老鹰”屹立起来,这只53米高15米长的“大老鹰”在靖江路北端展翅翱翔,很快就成为了临海的城市图腾。

  “慢慢感觉人多起来了,车多起来了,不像住在‘乡下角落头了’。”小方的感受,也是绝大多数临海人的感受,要致富先修路,交通运输对一个城市发展来说至关重要,自那以后,临海城市发展日新月异。这条之前仅以国道功能为主的靖江路,随着客运总站、政府机构等东迁于此,城市政治和商务中心地位渐渐凸显。

  ——2011年11月下旬,我市启动靖江路改造工程,拆除花街转盘,靖江路街景规划全面启动。靖江路经历了“白改黑”工程——原先白色的水泥路铺上了沥青,路面也从原先的双向4车道拓宽到6车道。——2013年8月18日深夜,位于崇和路与靖江路交界的临海地标“大老鹰”(鹏雕)顺利移到位于原址西北面100米新址处,随后,鹰雕转盘拆除。

  ——2014年4月26日,银泰百货开业,集购物、休闲、娱乐、餐饮于一体。11月,靖江广场、靖江路综合改造和鹏雕转盘改造工程等项目陆续完工,靖江广场城市综合体正式建成。

  ——2009至2015年,君泰大酒店、双鸽和平国际大酒店、世纪联华、华润万家、欧尚超市等先后开业,靖江商务区功能日臻成熟完善。

  20多年里,小方搬过两次家,但总也没离开靖江路附近。“在这里生活,习惯了,而且越来越舒适。”在小方的印象里,路宽起来了,楼高起来了,一家老小吃饭、消费、娱乐的地方也越来越多了。

  从附近商店稀少的城郊小路,到两侧商场酒店林立的繁华大道,23年时间,靖江中路完成了一次华丽转身。如今,借路生财、以路兴业,靖江路沿线经济开发已经像雨后春笋,成片成片争先恐后地冒了出来。无论是办公、购物,还是信步走在这条宽阔平坦的大道上,两侧的高楼与绿树相互交映,赏心悦目,这条约1500米的“城市中轴线”设施完善,全天候道路畅通无堵,它串联起了临海城市生活圈、行政服务机构、大型商圈等城市资源。

  靖江路最寻常的一个傍晚,天气好的时候,小方会带着孩子在树下慢慢走着,可以看见透过樟树树冠落下来的夕阳,走得久了,路边楼里的灯会一盏一盏地亮起来。“城市里最美好的样子,这里都有。”住在这里,小方觉得很满足。

  为了和位于崇和路的老客运站区分,临海人习惯把这里称为新客站。“新客站”这个名字一叫,就是19年,虽然它早已不再“新”。

  2000年,临海新客站落成运营,那时候,临海还没有高铁,唯一往外的途径,便是这座车站。在人生的旅途上,多少人在这里驻留与等待?外出打拼、赴外求学、探望亲人……车站就是人们生活中的驿站,将每个人送往不同的目的地,也迎接游子回归家乡的怀抱,车站见证了太多亲人、恋人、友人的相聚和离别。

  小方对车站的感情很复杂。从2005年去杭州读大学开始,几年时间,他的感情线一直在和车站不断拉扯。和小方一起乘车的,大多是在杭州读书的学子,有时候也会在候车室交流,你在哪个大学,我在哪个大学,甚至有些人,因为这难得的缘分,还组成了杭州临海学子的小团体。“车站是个神奇的地方,它见证了我的成长,曾经送我去往陌生的城市求学,也在4年后,拥抱我回到这个熟悉的地方。”

  2018年,小方已经工作快10年了,当得知车站停运搬迁的消息后,他怔怔了很久。“我有多少年没在这个车站坐过班车了?”小方问着身边的同事,大家纷纷摇头:“想不起来了。”似乎,这个异乡情结,也随着这个新闻报道的出现,“啪嗒”一下断了线日,这个车站最后一班车发出,小方特意在出站口目送。不知道是送别车子,还是送别那个青春里的自己。

  “斗争”!习这篇讲线年 奋斗新时代——重温嘱托看变化】湖北:“光”“水...

  • 版权声明:本站文章于2019-09-20 15:03,互联网采集,如有侵权请发邮件联系我们,我们在第一时间删除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靖江途雕刻都会的璀璨岁月